(2020-10-06)狗在機場巡邏,檢察違禁品早已尋常,但你知道,狗也能檢驗出新冠病毒嗎?

(2020-10-06)飛機在芬蘭赫爾辛基降落,旅客接受新冠病毒檢驗,服務員拿一小張衛生紙,讓你在皮膚上輕拍一下,便拿到一個小亭子去化驗,亭子裡沒有先進科學儀器,僅有一隻四隻腳、鼻子超級敏銳的牧羊犬,服務員把衛生紙讓這位「朋友」聞一下,如果朋友用爪刨地、叫兩聲、或趴下,服務員就會請你到另一個房間進行鼻孔取樣,做新冠病毒的PCR篩檢,因為你九成九是陽性。近日媒體多有這則報導。

這是赫爾辛基機場篩檢新冠感染的新試驗,PCR僅是一個證明,不是用來核實狗的診斷,因為狗鼻子遠比PCR準確,專家們說,狗僅需要100個病毒分子就能正確診斷,PCR則需要1,800萬個病毒分子,檢體是狗的18萬倍。

 

狗在機場巡邏,檢察違禁品早已尋常,新冠病毒的檢驗,是芬蘭「聰明鼻子」(Wise Nose)訓犬機構第一期四個月計劃,一共訓練16隻疫犬。

現在用其中的四隻、兩隻一組,在赫爾辛基機場試驗,以後全數服役,效益必然大增,計劃的費用共35萬美元,從長計議比傳統的篩檢流程便宜得多。目前杜拜機場也做同樣的檢驗,歐洲、澳洲、與南美很多國家也朝向這一規劃,利用犬類的敏銳嗅覺,幫助解決新冠的流行。

犬類特殊的嗅覺功能已經用在檢測疾病,去年的一項研究指出,狗可以從人類的血液中嗅出癌症,準確率達97%。狗用鼻子也可以嗅出糖尿病,體內不同的血糖程度會發出不同的氣味,只有狗能聞得出來。

另外,狗還能診測出易睡、頭痛等人類症狀所發出的氣味,人體的氣味是混合的,狗經過訓練卻能單一分辨。專家說狗有2.2億個嗅覺接受器,人類僅有500萬個,高下立見。

法國Alfort國家獸醫學院今年3月就成立了國際研究小組,著手犬類檢測新冠病毒的實驗,用患者與正常人的汗為訓練樣本,最後能把陽性與陰性汗液近100%的辨識,包括出現症狀前的無症狀患者。

汗是揮發性有機物(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,簡稱VOC)的混合體,狗卻仍能從中分辨新冠病毒。至於汗液有沒有危險,因為新冠病毒的傳染證實是靠口沫噴出,患者的汗不列為高傳染性,用做樣本應沒有安全顧慮。

研究人員也在澳洲實施同樣的計劃,以德國牧羊犬為主,在南澳、維多利亞、新南威爾斯各洲,與當地衛生機構合作,取得新冠篩檢陽性與陰性的汗液樣本,同時用大量的陰性樣本做訓練控制,確定狗不會檢測出如流感等別的病毒。

至於狗的訓練期間,從未經過氣味訓練的需3-6個月,已經有別種氣味辨識能力的則需要6-8個月。計劃一旦完成,會啟用在機場與邊境,也對第一線醫護人員有很大的幫助,因為他們不再需要經常去做篩檢。

服役之後,狗每天聞到新冠病毒,不免教人懷疑會不會感染,或感染再傳給人。新冠病毒來自蝙蝠僅是起始的說法,確實來源,以及經過多少動物輾轉的傳播仍無法確定,所以對身邊的動物難免有些疑慮。

去年5月,《科學》期刊一篇文章有些解說:雪貂,上呼吸道會感染,但彼此之間不容易傳染;貓,會在鼻喉感染,再傳到下呼吸道,也發現彼此傳染的案例;狗的感染性極低,豬、雞、鴨則不受感染。

為了確保人與狗的安全,研究人員不讓狗的鼻子直接碰觸汗液,狗鼻子套上不銹鋼網套,汗液放在套子下面,狗可以任意的聞但不能接觸。研究人員也經常從狗的鼻孔、腸道取樣,以及驗血檢查抗體,並未發現感染情況。全球新冠病毒與狗的關連,僅有兩起報導說有潛在的感染,都是因為狗主人確診,但狗並沒有出現病狀。

每當我們身體不適或生病,體內的相對組織就會產生揮發性有機物,也就是前面說的VOC,或注入我們的血液、呼吸道,或排泄系統,而狗有極敏銳的嗅覺,約0.001 ppm的微量,就能從我們的呼吸、皮膚、排泄的氣味偵測出來。但同時自體內發出的、加上環境製造的VOC,何止百千種,要從中偵測一種指定的疾病,可見訓練工作的艱鉅。

犬類有天生異稟的嗅覺,能從五味雜陳的氣味分辨出獨特的一種,科學家始終無法瞭解這一複雜的生理機能,但希望藉此訓練計劃,或能發現是哪一種、或哪幾種VOC,與新冠病毒關連,這可能對新冠病情,甚至今後流行病的研究,是科學上的重大突破。


本文取材自2020年10月4日「那福忠西海岸數位隨筆(172)」:從赫爾辛基機場說起
對本文有任何看法,歡迎 E-Mail:frank.na@gmail.com 給作者,分享您對本文的看法。